鲤中网 > 文化 > 用6小时木刻一条没缺口的线、用墨汁滴出规整的圆形…如何利用游

用6小时木刻一条没缺口的线、用墨汁滴出规整的圆形…如何利用游

来源:鲤中网 发布日期:2019-10-27 15:34:43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9年第40期《三联生活周刊》上。这篇文章的最初标题是“谭平:为你自己的游戏制定规则”。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任何侵权行为都将受到起诉。

记者/李雪

木刻装置“1划”(40m),20×4000厘米

版画和油画的“双重性”

进入展厅后,一个40米长的白色木块印被放在墙上,就像一个指向展厅深度的巨大箭头。在这条长长的白线对面悬挂着不同时期艺术家的代表作品。从1974年红卫兵题材的彩色木刻到后期逐渐成熟的抽象作品,它们沿着这条白线深入,形成了谭平的创作轨迹。

这是上海余德耀美术馆举办的“双重性:谭平回顾展”的第一个展厅。策展人和艺术史学家吴红在谭平的作品中发现的最显著的特征是版画和油画之间的碰撞,他称之为“双重游戏”。谭平研究版画,创作了大量油画。版画和油画在材料属性、技术方法、画面纹理等方面完全不同,正是因为这种不同,交织才产生张力。

这条40米的白线被称为“一杆”。事实上,乍一看,它看起来很简单。它是用一把切肉刀在一个40米长的板上雕刻,然后打印出来,最后形成这样一个“长卷”。2012年,谭平在中国美术馆举办的个人画展上展示了这一作品。中国国家美术馆的主展厅是圆形大厅。这条白线环绕圆形大厅,挂在墙上。它既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当时,展览也引起了很大争议。对大多数中国艺术从业者来说,中国艺术博物馆的圆形大厅象征着权威和经典,带有一种特殊的神圣感。“第一排”以一种非常简单的形式附在墙上。它看起来什么都没有,但它把圆形大厅包了起来。像这部作品这样的批评家认为它是一部带有后现代讽刺意味的“顽皮和破坏性的作品”。

这一击看起来简单,比想象的要复杂得多。"像两个决斗队一样,一把圆口切肉刀和一块长板静静地等待着出发的命令。"谭平在一份关于“第一排”的自我报告中写道。这场决斗将持续6个小时。在此期间,切肉刀一直在木板上行走。“所有的力量、经验、对艺术的理解,包括我内心的挣扎,都是在刀子被木板绊倒的那一刻留下的。”

1987年铜版雕刻“视觉”,36× 29厘米

这就像一个精神实践的过程。我想知道在这6个小时里会有什么样的心理变化。谭平告诉我,事实上,人们可以从切肉刀留下的痕迹中看到内心的变化:“一开始,我脑子里有很多想法。例如,如果一把刀倒下,刀法应该如何改变?有多深?用多大的力量?有点歪吗?你想让它更直吗?每一米都有疑问。”

谭平给自己规定了10分0 . 25米的间歇休息时间,比如跑马拉松。他觉得这位艺术家做了很多即兴的事情,有时他必须给自己一些规则来与自己竞争。“事实上,我画这条线不是为了表达一个人从兴奋到疲惫的状态变化,而是为了表达一种自始至终没有变化的感觉,也就是说,没有开始到结束。然后,当它出现时,你必须保持线条完整,所以你必须为自己制定一个游戏规则。”

在不同的游戏规则下,谭平创作了各种系列的作品。展览还展示了近年来的一系列“报道”,这是与版画平行的另一个合奏。简而言之,绘画是一层一层地涂在画布上,不断地覆盖和改变画面的外观。他觉得“一幅画越完整和美丽,他就越有动力去掩盖和破坏它”。

德国最炙手可热的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也走了一条类似的道路,从具体到抽象,在画布上堆叠和融合颜料,探索形式和心灵的共鸣。在1982年德国卡塞尔文献展上,他曾解释过自己对看似随意的绘画的理解:“当我们描述一个过程或拍摄一棵树时,就建立了一个模型。如果没有模型,我们将对现实一无所知,成为动物。抽象绘画是主观虚构的一种形式,它在我们眼前呈现出难以言喻但真实的现实。”

至于谭平,无论是遮盖、滴墨还是雕刻线条,任何形式都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建立的。他还会在创作中使用版画中的“模数”概念,游戏规则中会有“1划”、“1杯”和“40×40”的作品。

艺术家谭平

没有中国符号的东方气质

谭平是中国大陆第一位来自西方学术体系的抽象艺术家。他于198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随后在德国学习,并获得柏林艺术大学硕士学位。20世纪80年代的中国艺术家深受西方现代主义的影响。大量西方书籍、绘画和思想涌入中国,成为那一代艺术家的现代启蒙。在这种启蒙下,谭平说他当时的作品有强烈的黑白对比。无论是版画还是绘画,它都与德国艺术有一些共同之处,而不是精致温和的学校。1989年,谭平申请了德国奖学金,开始了为期五年的海外学习。

第二年,来自中美洲的弟弟刘烨来到柏林艺术大学。谭平回忆道:“当时,大学是教师的工作室制度。我和刘烨不是老师,教室也不是挨着的,但是他们都在一楼。我们边喝咖啡边聊天,谈论我们的老师和最新的创意。我们非常高兴。”几年的德语学习为谭平和刘烨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他们已经开始真正接受现代主义形式语言背后的独立、自由和理性精神。

然而,从杨梅到柏林看似相似的成长道路导致了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特征。刘烨心里总有一个孩子。他的画超现实主义,色彩丰富,粗暴,这是一种可爱,邪恶或悲伤的黑色幽默。谭平完全不同。从一开始,他的画就有一种德国的庄严感。它们庄严肃穆,充满哲学思想,令人发笑。他们走向了艺术的两个方向,看似具体而抽象,实际上,一面是游戏,另一面是严肃的承诺。

这时谭平画了许多受德国表现主义影响的作品,但他画中的图像越来越简化。他开始从现实场景中提取几何形式,探索纯形式语言的表达。易颖在评论谭平留学德国的经历时说,“不能说德国教育已经完全改变了谭平的艺术思想,因为在谭平的思想中已经有了自由感,形式本身也是自由的。它没有预先确定的模式,总是要求你自己去探索和创造它。谭平缺少的是如何把握形式创造的规律。德国教育给了他最大的灵感”。

尽管像赵无极和朱德群这样的中国抽象艺术家早已在欧洲出名,但中国大陆的抽象艺术并没有起步早。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从抽象艺术在中国大陆兴起到逐渐成熟的关键时期,集中了欧美70-80年发展到10-20年的艺术形式。虽然中国的抽象艺术深受西方影响,但大多数人也意识到东方文化的抽象核心。如何制作中国抽象艺术已经成为这些艺术家的共同愿望。批评家黄度(Huang Du)将80年代的中国抽象艺术视为“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创作心理”,是对主流学术和现实主义艺术的反叛,90年代,他们甚至强调绘画的自我意识,或者注入中国符号和人物来试图对抗商业绘画,从而形成抽象艺术的中国面貌

覆盖物-黄色,布上丙烯酸,160×200厘米,2013年

谭平正处于这一趋势中,但正努力不被它所左右。2003年,谭平的父亲被诊断患有癌症。手术后,医生从他父亲身上切除了肿瘤,并用刀切开了密集的黑色癌细胞。谭平被这种强烈的视觉刺激震惊了。从那一年开始,“循环”和“扩散”成为他创作的主题。大大小小的圆圈逐渐从少到多,从多到少,从圆圈到线条,出现在不同的颜色背景上,记录着他在那个时期的心路历程。“后来,我父亲慢慢康复了,他困难的笔触逐渐变得流畅起来。后来,出现了一些诗歌。”谭平仍然记得那段时间的创造。也有许多评论指出,他的抽象具有东方魅力,但他不会在画中使用中国元素,而是希望找到内在气质。

2016年,谭平和瑞士艺术家卢西亚诺·卡斯特利(luciano castelli)在上海油画雕塑学院美术馆联合制作了一个艺术项目“白墙计划”。他们需要几天的时间才能用画连续覆盖500米展览线和1600平方米两层画廊空间的白色墙壁,最后用白漆涂抹它们,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们需要面对绘画、空间和布局方面的各种挑战,以及在创作中摧毁、溶解和再生。人们会把这种行为的过程与禅宗联系起来。谭平还认为,“当作品只不过是它自己时,它可能接近真实的创造”。

(本文图片由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提供)

"我的抽象是内容和具体的."

三联生活周刊:1987年,你创作了一个铜版蚀刻练习“视觉”。最初,这幅画是一只非常逼真的鸟。然而,由于铜板的腐蚀,形成了一些抽象的织构效应。你还提到这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因素,它促成了你从具象绘画到抽象绘画的转变。这一变化背后的深层原因是什么?

谭平:一开始,这些画是具体的,都是关于真实的人或场景。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绘画和时间的积累,画中的这些人和静物画将逐渐消失。这么说似乎很抽象。我是说,我会越来越注意这幅画是关于什么的。画中的鸟是什么并不重要,但它会在我心中变得越来越清晰,明白我真正在画什么。这是一个数量变化的过程,但需要有机会唤醒你。这个腐蚀的“愿景”就是这个机会。此外,我出生于版画。版画本身要求艺术家具有高度的概括能力。如何将自然中的图像和事物提取到绘画中是非常重要的。

三联生活周刊:在这个过程中,你对绘画的理解发生了什么变化?

谭平:我仍然会在绘画中表达我自己的经历和感受,我自己的判断和想法,所以抽象不是什么都不是,但这些东西都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你看到的东西在一天天变化。对我来说,绘画有点像照镜子。我总是从年轻人身上看到老年人。你看到的善良的年轻人、老年人、欢乐和悲伤都反映了你所有的生活经历。事实上,这个人的生活经历也是一种社会变革。对我来说,这两者关系密切。

三联生活周刊:在展览中,你会把一些不是同时创作的但有内在联系的作品放在一起。你为什么这么做?

谭平:事实上,对我来说,这是我在过去不同阶段的比较。人们的变化很有趣。从15岁到25岁,你可以看到外表和思想上的巨大变化,但是从25岁到35岁的变化很小,至少不是特殊表面上的那种变化。有时候人们确实会在某个阶段发生突然的巨大变化。这个展览是为了向每个人展示这个东西,并在中间看到时间的作用。

因此,我没有按照正常的时间线安排作品的展览,而是通过时间点的比较,让每件作品不被时间的流逝淹没。我一直想让我的作品活下去,最好的生活方式是让它们与其他事物联系起来。这样,展览将更加自由,改变的内在逻辑将被呈现,而不是被时间限制。

三联生活周刊:你如何理解抽象?

谭平:对我来说,抽象并不真正抽象,而是越来越具体和个人化。例如,我的一些作品,我喜欢保持那种非常直接的表达,雕刻,绘画,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身体直接表达,这样作品就有了更多的质感,这样人们才能看到它的真实存在。因为现在有很多作品,无论是摄影还是数字技术作品,个人都与作品没有直接关系,作品与身体之间也不会有这样的真实关系,我仍然想思考这种关系。

三联生活周刊:我很好奇你在创作过程中是更感性还是更理性。因为你可以在你的许多作品中看到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子和德国表现主义的影响,但你也可以感受到对你作品的控制。

谭平:肯定有两个方面。通常,作品的构思在开始时是非常合理的。要建立这种创新模式,这一部分考虑得很周到。我希望我的规则是非常合理、清晰和合乎逻辑的,但是最终的结果是无法控制的。

这有点像我经常举的例子。为什么足球如此吸引人?事实上,规则做得很好,许多运动员可以在其中发挥每个人的能量,结果并不确定,你总是认为他应该赢,但最终别人赢了,足球的魅力就在这里。艺术是一样的。在规则下,我也非常强调直接性。例如,当制作木雕并用颜料一遍又一遍地覆盖画布时,它更随意,更有质感。在规则中发现不确定性是真正有创造性的。

港澳台、海外侨胞、外国友人怎样才能参加国庆群众游行?
掘金低市值个股 824股流通市值不足20亿
精准扶贫:书写柯坪巨变的“东风故事”
妻子临产拨打120,出诊的正好是丈夫 网友:这真的不是偶像剧